书写“合”力兴农的扛鼎之“作”

  • 日期:01-15
  • 点击:(1104)


到处都是风和水,到处都是巨浪。

这是农民合作社发展的“黄金时代”。2013年,在农业部的领导下,建立了全国发展农民合作社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包括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在内的九个部委参加了会议。在过去五年中,合作社获得了全面的政策红利、财政支持、智力支持、指导服务、新形式的培育、新势头的聚集和新机制的扩展。合作社已经达到历史上最好的发展阶段。

这是中国现代农业发展的文字记录:截至今年7月底,全国已依法注册农民合作社193.3万个,每个村约有三个合作社,占加入合作社农民总数的46.8%。合作社涵盖谷物、棉花、石油、肉类、鸡蛋和牛奶等主要产品的生产,并已扩展到农业机械、植物保护、休闲农业等领域。

农业部农村经济体制与管理司司长张洪宇表示,合作社的兴起和繁荣植根于中国农村基础管理体制,符合市场经济和农业生产力的发展要求,在促进农业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促进农业规模经营和增加农民收入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已经成为帮助农民、改善农民和富裕农民的重要组织形式和现代农业建设的骨干力量。

促进农业转型的领导

”农民们过去每天早起贪婪地种十亩和八亩。目前,合作社提供全面服务,四五天内可以种植1000多亩花生。”辽宁省阜蒙县堡子镇辉光农业机械合作社主任朱洪武说。阜蒙县每一个1000亩的核心示范区都有合作社提供替代种植、种子种植等生产服务,大大提高了生产的规模化组织和集约化水平。

小规模是中国农业现代化的最大制约因素。合作社注重发展土地规模管理和专业化规模服务,通过这两项措施有效提高规模管理水平。一方面,合作社通过提供土地信托等统一服务,提高了服务规模和经营水平。2016年,半数以上的合作社将提供综合产销服务,总价值11,044亿元。另一方面,通过转让土地经营权或吸引农民将土地纳入社区成为股东,扩大了生产经营规模。2016年,家庭承包的1.03亿亩耕地转移到合作社,占转移总面积的21.6%。

“今年是农业供给方面深化结构改革的一年。我们应该充分发挥合作社作为改革引擎的作用。”今年3月8日召开的全国农民合作社发展部际联席会议第五次全体会议指出。合作社通过调整种植结构、促进绿色生产、延伸产业链以提高农业质量的效率和竞争力,已成为推动农业供给方面结构改革的重要力量。

在过去的两年里,富蒙县老河图镇的玉米减产亩种植花生,全部由16个合作社和家庭农场完成。在整个“镰刀弯”地区,合作社和其他新的商业实体已成为减少玉米结构的主要力量。

在促进绿色生产方面,一些合作社正在积极发展生态农业和循环农业。截至2016年底,17万家合作社实施标准化生产和注册产品商标,4.3万家合作社通过了“三产品一标准”农产品质量认证。同时,在市场需求的引导下,合作社逐渐从传统的单一生产端延伸到市场端,实现种植、加工、销售等环节的内生整合。20,000多个合作社建立了加工实体,20,000多个合作社建立了通信

经营收入、工资收入和财产收入是合作社增加农民收入的三大渠道。全国贫困县国家示范协会平均营业收入13.04亿元,贫困家庭成员平均分红5049元。合作社通过吸收贫困农民购买土地股份,激活了贫困家庭的土地资源,实现了资源转化为资产,农民转化为股东,增加了贫困农民的财产收入。全国744个贫困县国家示范协会占地77.2万亩,占当地出让土地总面积的56.3%。

江西省井冈山市新城镇,156户贫困农户将工业扶贫资金投入合作社,每年获得10%-20%的资金回报,实现稳定扶贫。贫困地区将把投入农村的财政资金和扶贫资金转化为农民个人股份,购买合作社股份,形成资产转移到合作社进行管理和保护,从而将一次性国家投资和农民一次性收益转化为财政投资和农民持续收益的长期保值,成为合作社帮助农民脱贫的重要形式。

多元化发展是多彩的。

从2015年开始,农业部在黑龙江、江苏等7个省启动了投资土地经营权发展农业产业化试点项目。截至2016年底,全国共有103 000个土地股份合作社。

除了土地股份,股份合作社还有各种形式。四川、浙江等地的农民以土地流转后的剩余劳动力组成劳动合作社,以房屋和工厂组成财产合作社。江苏、浙江等地结合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组建了社区股份合作社,目前两地共有数万家。

随着合作社的发展,组织类型、产业领域和要素也多样化了,并产生了新的活力。近年来,全国各地积极支持的合作社联盟发展迅速,安徽、甘肃等省也成立了省级合作社联盟。合作社内部的信贷合作稳步开展。14个省的合作社地方性法规明确规定,合作社可以开展信贷合作。

在四川省藏区阿坝州,李县秋底村成立了旅游合作社,村民的收入在5年内翻了两番。这是四川通过发展乡村旅游合作社努力解决规模小、实力弱、单户经营水平低问题的缩影。在市场需求的引导下,合作社已经扩展到休闲农业等新形式,并在第一、第二、第三产业一体化发展模式下获得了新的空间。

一些地方采取政策引导合作社调整产业结构,发展资源节约型和绿色农业生产。北京市通州区连续两年投资1140万元支持新型合作社模式,引导合作社退出低产高消费产品生产,发展节水农业。“互联网”也是合作社关注新形式的一个主要方向。上海推进农业物联网区域试点,搭建农业物联网云平台,推动合作社加快标准化种植、信息管理和安全追溯转型升级。

全力支持和规范指导

一路上,我国合作社从爆炸性增长走向长期稳定增长,从数量增长走向质量和效益提高。所有这些都离不开中央和地方政府在人力、财力和物力方面的大力支持和必要的指导服务。

政府与银行的合作以及合作社贷款风险补偿机制的建立是各级政府向合作社提供财政支持的一项重大创新。上海已经向近400家正常运营的合作社提供了优惠贷款和担保费。广东创新了“政府、银行、保险”模式

今年5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引导和促进农民合作社规范发展的意见》,要求加快政策体系建设,引导新型农业经营者健康发展。合作社的发展带来了新的机遇。从年到2020年,农民合作社组织规模稳步扩大,发展质量大幅提高,成员收入显着增加,品牌建设明显突破。站在新的起点上,面对新的常态,中国农民合作事业正大步向前,描绘出更加辉煌的现代农业新图景。